芜湖知名律师(谢留卿等63人涉嫌藏品诈骗案开审)

2019年12月24日,安徽繁昌县法院容纳不下,再度借用芜湖市中院的法庭第二次开庭审理谢留卿等63人涉嫌诈骗案。此案因鉴定机构不具备资质、鉴定价格与藏品市场价格最高相差800倍而备受争议。24日的庭审中,有多位辩护人站着开庭7个多小时,坚决为中国律师站出刑事法庭上的一个辩护席位。

繁昌县法院借用芜湖市中院法庭二次开庭审理谢留卿案

谢留卿案二次开庭审理

>>庭审现场

桌子不够 几十个律师站着辩护

上午8时35分,庭审开始,有60名被告人到庭,另有3人办理取保候审,另案处理。合议庭成员有7人,其中含4名人民陪审员。控方有5位公诉人,出庭的辩护律师有106位。中午12时,审判长宣布休庭,下午1时半开庭继续。

法庭缺桌子律师翘腿搁电脑弓腰办公

“庭审现场有几十个律师一直站着,不接受没有席位(这样的待遇)……”第二被告人刘某芳的辩护律师徐昕向华商报记者证实,这次开庭的法庭虽然是大法庭,但法庭并没有给所有辩护人安排最基本的硬件设施。公诉人和合议庭成员面前都有桌子,但将近90位律师没有桌子,只有一张折叠椅。因为不具备开庭条件,有十多位律师宁愿站在刚进门的过道上,以表达不满。

法庭没有给所有辩护人安排最基本的一个桌子

因为没有桌子,根本无法查阅电子或纸质的案卷和准备诉讼的材料,多位律师不得不翘着二郎腿搁电脑,弓着腰办公,还有的律师无奈只能席地而座,有的被安排在墙角,根本无法让被告人看到自己,也无法看到法官和陪审员。

站立辩护 律师认为控辩双方不平等

上午开庭前,多位辩护人就辩护席跟书记员沟通要求解决辩护席位的问题,要求起码安排一张桌子办公,但一直到正式开庭,律师的这一最低要求都没有得到满足。开庭后,审判长诘问那么多辩护人为何站着不入座,多位律师表示根本没办法办公,控辩双方根本不平等。

张磊、袭祥栋等多位辩护人表示:“哪怕法院开庭一个月,我们就站一个月,辩护人要为争取一席辩护席位而站!为律师职业尊严而站!”

多位辩护人表示,要为律师职业尊严而站

上午10时,审判长决定休庭,但休庭20分钟后,仍然没有给辩护人安排桌子。整个上午,近20位律师(包括有桌子的辩护人)对法庭不安排桌子提出严肃批评。

站立辩护,多位辩护人认为控辩双方不平等

价值600万藏品被扣押后不知所踪

整个上午庭审的焦点几乎都在程序严重违法上。多位辩护人指出,检察人员、合议庭诸多违法的地方,包括检察机关已经用尽补充侦查权力仍然违法补充侦查给证据打补丁,违法派员进看守所威胁、强迫或引诱被告人认罪认罚等,包括合议庭不依法让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物证到庭等。

庭审中,多位辩护人除提出排除非法证据外,还特别提出有价值600万元的藏品被扣押后不知所踪,这两点成为24日庭审中的主要焦点。一被告人还当庭哭诉,自己被扣押私人物品中弟弟的2万多元学费至今下落不明。

多位辩护人还当庭揭露,公诉人借法院的提押票提审被告人,逼迫被告人认罪认罚,遮住文件抬头,让被告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此外,辩护人认为法庭限制旁听违反公开审理原则,法庭只允许每个被告人的一名亲属旁听,有从东北、山西、江西等外地赶来的家属被挡在法院门外,而法庭内有将近一半空位。24日下午,大批来自国内各地的被告人亲属和律师集体前往芜湖市委监委对此提出申诉。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庭审进行到下午18时半,法庭宣布休庭,25日继续审理。

有从外地赶来的家属被挡在法院门外

来自国内各地的被告人亲属和律师聚集在芜湖法院门外

>>离谱鉴定

藏品鉴定价与市价最高差800倍

“这是一场真藏品引发的假诈骗案,我父亲谢留卿已经羁押875天了……”12月24日,谢留卿之女谢培告诉华商报记者,针对有关方面滥用职权欺骗、误导被告人认罪认罚等问题,被告人家属已向有关部门申诉。同时对超期羁押民营企业家等问题,也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要求为谢留卿等22名被超期羁押的被告人变更强制措施,申请办理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手续。

谢培表示,其父创办的北京中金鼎盛国际艺术品收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鼎盛),因与安徽芜湖繁昌县客户陈某发生退货纠纷,中金鼎盛董事长谢留卿、总经理刘某芳等上百人被繁昌县警方跨省抓捕。

2018年8月15日,繁昌县检察院将案件移交繁昌县法院,指控谢留卿等63人涉嫌诈骗罪。2019年3月18日,该案公开审理,繁昌县法院借芜湖中院的法庭审理,休庭后未宣判。

“我们其实上次也带去过藏品,要求物证出庭,要求人证、鉴定人出庭,希望能够查明事实,但法院不允许。”谢培表示,此次所带的藏品,原本也是想作为物证出庭,但法院方面仍是不允许上庭。辩护律师徐昕当庭指出,这些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物证为什么都不让出庭?

谢培介绍,今年57岁的谢留卿是河南郑州人,2007开始投身艺术品市场,主要经营名人字画、奥运特许商品、故宫博物院等文创产品。2015年,创建中金鼎盛,之后在郑州设立分公司,在业内是名副其实的民营企业家。

案发半年前,谢留卿抱着孙女和女儿谢培合影

谢培告诉华商报记者,由于父亲被抓,公司濒临倒闭。繁昌县警方当时从北京库房直接将价值600万的藏品扣押会繁昌县,当时并没有公司的人现场签字,而是警方事后到看守所提人倒签的。24日的庭审中,辩护律师针对这批价值600万元的藏品被扣押后不知所踪提出质疑,但法庭并未回应。

谢培表示,繁昌县警方办案过程中委托繁昌县价格认证中心作出《关于对字画、瓷器、玉器、景泰蓝等工艺品现实价值的价格认定结论书》,对涉案的419件藏品进行鉴定的,实际上是杭州市价格鉴定专家委员会奢侈品价格鉴定中心专家组,而且为该案提供所谓鉴定证据的这个价格鉴定中心在今年7月已经被杭州市价格协会撤销。

“徐悲鸿再传弟子吴进良的立轴画作《鸿运和畅节节高》《满山黄金是我家》《金鸡报财》,市场价12万元,却被鉴定为150元,与市场价相差800倍;奥组委市场价格12.8万元的白玉玉玺鉴定价仅为600元,这些所谓的专家组鉴定涉案藏品的价格远远低于市场售价,最高的居然相差800倍。”

>>律师说法

鉴定意见无效证明指控不成立 建议法庭宣告无罪

“这个案件不会当庭宣判,被告人明显无罪,但是当地为了面子非要往下推。”12月24日,辩护律师徐昕向华商报记者表示,建议法庭应该立即宣告无罪。

徐昕分析指出,藏品鉴定机构无资质被撤销,鉴定意见的无效进一步证明该案的指控不成立。很有可能,最初之所以有这个案子,是侦查机关认为中金鼎盛卖的是赝品,后来鉴定发现不是,但还是硬着头皮起诉,说低价东西卖贵了,认为这也是诈骗。但现在辩方证据证明,根本没有卖贵,是一个正常的价格,正常的利润率,公诉机关据以认定卖贵了的核心证据不存在了,这个时候撤诉放人就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谢留卿的诈骗罪名成立的话,将对国内的藏品市场健康发展是一个摧毁性的打击。”本案第一被告人谢留卿的代理律师何兵表示,繁昌警方立案和检察院指控涉案藏品是假的,但实际上被告人都有购货价格和发票,本案最荒诞的是,鉴定价格远远低于进价,“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指控的,一些所谓的鉴定专家甚至根本就没有看到鉴定物品就拍脑门,或者根据图片就给出一个虚假的价格。”

何兵表示,仅仅就是繁昌县一名客户的退货纠纷,但繁昌警方却千里迢迢赶到北京和郑州抓人,非要将这家民营企业当做犯罪集团,查封企业,扣押财产,不排除个别人员在办案中涉嫌谋取私利。

华商报记者 李华 编辑 刘妮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华商报】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声明:燕来学堂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大风新闻所有,原文出处。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56463625@qq.com 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aibecoo.com/b/175772.html